繁体

难以接受妻子因感染冠病而逝世的事实,而3岁的儿子更天天追问母亲下落,还抱着妈妈的照片入眠

  • 23 September 2021 Thu |
  •   新闻 |
  •   ✉ 檢舉

阿末阿里夫不时会带着3岁的大儿子到妻子填前,告诉妻子,他和孩子们的点滴。(PA&MA图)

(八打灵再也23日讯)“只有她的坟才是我和孩子们一解思念的地方。自从妻子离开以后,这是每个早晨去上班之前,我们中途停留的地方……”

这是30岁的父亲阿末阿里夫的心声,事到如今,他依然难以接受妻子因感染冠病而死、亡的事实,而3岁的大儿子更天天追问母亲下落,还抱着妈妈的照片入眠。

现在,他必须父兼母职,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。

他接受国文《每日新闻》的采访时说,其29岁的妻子菲亚鲁米,在生下第二个孩子两周后,于8月23日在士拉央医院接受治疗时死。亡。

“我已故的妻子在胎龄将近8个月时感染了冠病,我自己不确定她是从哪里感染病毒的。

“我们在同一间购物中心上班,由于行动管制令和场所关闭,我们无法工作而经常留在家。”

他说,随后他的妻子被送入士拉央医院,并被建议于8月8日接受手术,把肚里的宝宝取出来。

他补充说,太太因氧气含量降低而必须昏迷接受治疗,她甚至无法看到和触摸婴儿。

“第一个星期妻子睡着了,情况看似逐渐好转,血氧气稳定。然而,第二个星期,氧气开始下降,并持续下降,直到8月23日早上离世。

“妻子走后,我的世界一片黑暗,我不知道如何继续生活。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每天在她的坟墓旁停留,背诵祈祷文,告诉她,我和孩子们一起经历没有她的日子。

“不管风雨多大,我都会去妻子的墓前。有时我带着3岁的大儿子,因为他仍然每天不停地追问着母亲的下落,甚至抱着妈妈的照片入眠。”

菲亚鲁米去世的故事也在“Memorial COVID-19 Malaysia”纪念网站上分享,该网站设立旨在悼念在国家这场大流行中的逝者。

阿末阿里夫指出,妻子走后,他的生活也完全改变了,因为他不得不照顾他的两个孩子,3岁的阿末库比扎亚和只有一个月大的阿末库比查法拉。

“目前,孩子们由我在学校做清洁工的妈妈照顾,因为学校关闭,所以她才有时间暂时照顾孙儿。”

担任服装销售员的他说,他可能被逼要辞掉工作,并在母亲重新开始工作之前找到一份时间更灵活的工作,因为他必须照顾孩子。

他说,由于冠病,他的收入已经受到了影响,妻子去世后变得更加沉重。

“以前我可以和妻子分担房租,照顾孩子的需要,但现在一切都靠我一个人承担。

“想象一下,为了处理妻子的遗体,我只有500令吉的积蓄,幸运的是,这笔钱还足以聘请私人殡葬管理服务。”

他希望有关当局能够简化冠病的管理,尤其是在索赔和援助方面。例如伊斯兰义捐(Zakat)。

他希望单亲爸爸也能得到适当的帮助,作为幼儿的福利,特别是在照顾和抚养方面。

因为想念妈妈,3岁的阿末库比扎亚天天抱着妈妈的遗照入眠。(取自阿末阿里夫脸书)

Top